胎教故事在线播放_鬼故事吧|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内容

每到清明更忆兄_散文网

来源:武侠故事网   时间: 2021-08-28

又到了,之神展开轻如蝉翼的翅膀,飞上了老屋的后山。山下山上,落阴缤纷,一环套一环,圈着一个坟堆。那里长眠着我的哥哥,珍藏着我的。

哥哥不是我的嫡亲哥哥,但是我敢说,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他才最痛他的弟弟。我从他那里获得的关,胜过所有有嫡亲哥哥的人。当每一次思念把我带到坟前,我都在心里默念:

能有这样一个哥哥,我知足了!

关于哥哥的身世,是我上初中之后才知道的。告诉我,哥哥三岁那年,衡阳沦陷,他的就惨死在日本鬼子的剌刀下。那时烽火连天、兵荒马乱,孤儿寡母东躲西藏总不是办法,他妈不得不与一个一块逃难的老乡。第二年光复,他们一家又染上瘟疫,生母和继父扔下他这么一个孤儿,前后不到十天就相继撒手走了。

哥哥大难不死,却生了一身的疮,脓与血粘在一起,走到那里,苍蝇就跟到哪里,路人见了他,不得不捂着鼻子侧身而过。那年哥哥正好五岁,以带病例之躯沦为无家可归的流浪儿。

“呀,瞧你这么活着,还真不如死了好。”心肠软一点的人在给了些施舍之后,从内心说出这样一句不情愿说的话。可是,哥哥的命大,尽管一身的疮,骨瘦如柴,白天讨饭,晚上钻到土地庙去过,他偏就不死。( 网:www.sanwen.net )

妈妈说,哥哥很聪明。他知道人家见了他那模样会倒胃口,所以从不在人家吃饭时伸手,从不挨人家的桌子边儿。那时,我奶奶已经吃斋念佛,她对哥哥很同情,每逢吃饭时,只要一见他在门外躲躲闪闪,就会把他叫进门去。哥哥很懂事,他轻易不路过我们家,除非整天没有讨到一口水、一口饭,饿得实在不行了,门缝里才会出现他那可怜的身影。

门前的白杨落下了最后一片树叶,天就要来了。

“瞧这孩子,这一关怎么逃得过?”看着哥哥那粘着草根、树叶的身影,奶奶象是自问,又象是问天。天是铅灰色的,毫无反映。

终于有一天傍晚,奶奶把我的妈叫到跟前,发话了:

“你们结婚已经有些年头了,一直没有生孩子。我看,你们不要等了,干脆就收养这个流浪儿吧,一来积德,二来也可以传递香火。”

这事一提出,我爹妈还没表态,爷爷就站出来反对:

“儿媳妇虽然结婚五、六年了,她还只有二十岁,怎么能说没有生育?再说,我们家里本来就穷,添一个人,添一把斗,吃什么?眼下他一身的疮,哪来的钱治病?粘这种事干涉就大了,弄不好,乡亲乡里还会看笑话。万一死了,谁说得清?”

爷爷的话不无道理。但是,我们家历来是奶奶说了算。爹妈一向都是听奶奶的。

几天后,我爹妈选了个吉日,正式收养了哥哥。

后来的事情还真应验了奶奶的话:一颗露珠显一棵草,一方山水养一方人。哥哥自到我家,我爹妈就把他当亲生儿子一样精心呵护,访名医,寻草药,给哥哥薰洗,一身的疮居然很快就好了,连个疤痕也没留下。租种两亩水稻,也是连年丰产。第二年生下我,第三年就解放了。

妈妈常说:“你是哥哥带来的,要当好哥哥的影子哦。”

爷爷自从有了我,有了属于的土地,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在爷爷心目中,孙子和土地就成了他的心肝宝贝。白天,只要不是赶场日,——那时,他已经是市面上的墟头,执掌公平秤,买卖双方秤上有争议,都要到他那里去复秤,请他评判。——他都在稻田菜土里干活,而每次回来洗罢手青少年癫痫病该怎么治疗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看孙子,抱着我亲了又亲。奶奶过世了,爷爷孤身一人。刚解放那阵,旧时的赌场老友也曾偷偷找他说,“伙计,咱们不赌钱,来一碗过把瘾,解解馋,消消闷,行不?”爷爷说,“如今解放了,天天喊禁赌。我是吃了秤砣,——铁心不干了。”爷爷是个明白人,他把全部爱和希望一分为二,一半奉献给刚刚分得的土地,一半倾注在我的身上。

正是由于我的出生,爷爷的天平渐渐向我倾斜了,看哥哥不再那么眼顺,哥哥本来就是调皮精,捣蛋鬼,“犯事”是常有的,以往爷爷不在意,有时还“护短”,而现在却没完没了的数落起来,把他当成了“外人”。家父正好相反,认为哥哥命好,弟弟是他“招”的,因而对哥哥宠爱有加,胜于先前。老俩常常为哥哥的事争吵,甚至大打出手。

最使我难忘的是:

有一天,李来顺来找哥哥,悄悄对哥哥说,他叔叔同意让他上小学了。哥哥听到这个消息,也动了上学的,在家母校面前嘴巴嗫了好几次,欲说又止。家母校读懂了那张还充满稚气的脸胧,就与家父商量此事。家父当即答应让哥哥上学。

在我的记忆中,那几天哥哥最高兴,话也多了。但是,就在开学的前几天,爷爷知道这件事,坚决不答应,认为自己世代是田家,应以种田为业。“只有锅子煮白米,哪有锅子煮文章”。不读书照常能种田、打粮、吃白米。再说,家里并不宽绰,能把他带大成人,对乡村上上下下有一个交待也就够了,还读什么书,打肿脸充胖子。而家父认为,好事要做就做全。孩子正是读书的时候,不上学也是玩,把白白耽搁了,太可惜。上小学也花不了几个钱,以后没钱是以后的事,先过这道槛再说。只要尽力了,也就无怨。

两父子为这事整整吵了一冬,连年也没有过好。就在这时,农村发起“扫盲”运动,队上在我这个屋场的正堂屋办起了夜校,黑板是用煤参和石灰抹上墙面的,漆盖当课桌,凳子自己带。

识字课本由村上免费发给。扫盲对象是青一色的大老爷、小伙子,姑奶奶和媳妇们。讲课的是一位老先生,姓李名琼玖,清末秀才,很有来头。他的课讲得特别好,引起了县里的重视,连县长都约见过他。夜校因此颇有名气,外队的小伙子也时常结伴来这里听课。每到晚上,大厅的马灯一亮就热闹了。

目睹这场面,家母就想让哥哥上夜校。她把这个想法跟家父一说,家父不假思索,欣然同意。爷爷也说是个好主意。为了让哥哥学得轻松、学得好,家母每次都比傍人去得早,抢占地势,在最前边摆上一张小桌和一条小凳。

在夜校里,哥哥是唯一的学龄,大家称小人儿。他天资聪明,加上学习认真,没有多久,识字课本就能倒背如流了。星期天,他和小李来顺、李代彩在一起玩,比认字就成了第一个项目。上学的孩子没有谁比得过他。后来,他又学了珠算,会演习“六百六”和“归除”了。

李老先生对哥哥很赏识,讲授方法也就颇有些偏心眼儿。这一来更吸引了学员的心思,大家学得很卖劲。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办校不到半年,一转高级社,夜校也就给风卷走了。哥哥当了放牛娃。

这个时候,我已经上小学。我发现,有很长一段时间,当我清早背起书包走出家门,哥哥就赶着牛,老跟在我后面,目送我转过小山坡。甚至我还发现,教室的窗户傍边,有时会冒出半个调皮的小脸蛋,竖起一只耳朵,在偷听老师讲课,把同学们的视线引了。有一次,终于被老师识见了,他拔腿就跑,老师紧追不舍,很快就被抓获了。

同学们一窝蜂拥了上去,把哥哥围在当中,象看西洋镜那样,再瞧哥哥做俘虏的可怜相,我无法忍受了,拼着一口气冲上去,大声说:笑什么笑?他是我南宁治疗癫痫哪家专业,这样选才靠谱哥哥,他想读书,犯了你们啦!

校长成英才老师闻讯赶来,他认识哥哥,抚摸着哥哥的头说,你已经过了上小学的年龄了,好好干你的活去吧。并抓住这个机会,对身边的同学说,想读书的孩子就是好孩子,好样的。你看你们有书读多,可不能把大好机会白白浪费了哟。校长替哥哥解了围,他很体面、很高兴地离去了。

这件事振撼了我幼小的,给我留下终生难忘的映象。我把读书和哥哥紧密联系在一起,只要一进校门,一捧书本,就会想到哥哥,而当我一想到哥哥,这学习的劲头也足了,时间也有了。

可以说,这件事影响了我整个一生。

哥哥实际上比我大七岁。

在我的记忆里,我从小就喜欢跟哥哥在一起玩,人家称我是哥哥的一条“跟屁虫”、“小尾巴”。

记得最初有条水牛,是好几户共的,轮流放牧、管理和使用。牛是耕家之宝,冬天,恐天冷水寒伤牛筋骨,通常不放牛出栏,让它喝温开水,吃干稻草。只有偶然遇上好天气,才放出来溜一溜。这是大老爷们的事,腊月,他们不干这个,闲得发慌。其它季节,只要不下,早晨和下午都得放牧,不过牛倌是青一色的儿童,田园诗中称他们叫“牧童”。轮到我家放牧,自然是哥哥当差了。他似乎很乐意干这件事。

那时候,流经村边的横江还不曾改道,一湾绿水绕着一大片河洲。除了外,滩上总是水草连绵,鲜嫩肥美,一丛丛不知名的野花杂错间生,远远望去,比传说中的湖南湘绣、江苏云锦还要靓丽。在我们小孩子的眼里,它就成了蒙古大草原,是一个天然牧场。来这里放牛的孩子特别多,是牧童聚会、嬉戏、游泳、打斗的理想地方。

这里的放牛娃挺逍遥自在的,三五成群,或下河戏水捉虾,或座在青石板上下草棋,打扑克,或在上翻跟斗,比手劲,花样五花八门,有你玩的。

当然,我最喜欢的还是下河嬉戏,光着屁股在水里游来游去,更多的是分成敌我两队打水仗,好开心。玩腻了水就玩沙,一丝不挂,躺在沙洲上晒太阳,别提多舒服,多自在了。饿了,河洲上有野花生、野果子可供采食。,我们有时候也去田头偷大豆,放在青石板上烧烤着分食。大人见了并不怪罪,只是叫我们“摘老一点的,别把青的糟塌了”就行。

放牛,对哥哥来说,是一种解放。特别是到十四、五岁,爷爷把每天的活都给他排得满满的,早晚各交一担青草,用于垫猪牛栏,白天交两担柴,糊灶口。放牛可以抵杀草的任务,如果牛淘气,跟牛去了,一天的活还可全免。哥哥当然选择放牛。

大约六岁上,我就随同哥哥放牛了。

我们家那条牛膘肥体壮,又高又大。出了牛栏,瞧见左右没人,哥哥就把我抱一牛背,然后自己才攀爬上去。骑牛的感觉真好,那牛也善解人意,左右摇摆着粗壮的腰支,让人晃晃悠悠,挺自在、怪舒服的。从池塘边经过,自顾水中倒影,很有古代骑士那种派头,更是得意洋洋,神气实足。

到了河洲,我们从牛背上滑下来,让牛自个儿埋头吃草。吃饱了喝足了,公牛便伸长脖子,嗡声嗡气的怪叫,而母牛则会竖起耳朵静心探听,睁大眼睛四处顾盼。它们呼朋唤友,腾蹄撒欢,自有一番乐趣,不用孩子们看管。几条公牛有时为了争夺同一条母牛,会发生剧烈的角逐。

但是斗得最凶最狠,甚至连身家性命也敢搭上去的,要算我家那条牛了。在几大牛群中,它很帅气,所有的公牛都怕它,所有的母牛都宠它。它很霸道,即使别的公牛爬上了母牛的脊背,它看不顺眼,也会赶过去干涉,用尖锐的角将其挑下来。它的外号叫“牛魔王”。一次,为了驱赶一条外地公牛,它居然跑了十几里重庆有哪几家正规的癫痫病医院,从樟木峙下河,淌过湘江,仍紧追不放。

哥哥对“牛魔王”很有制服的办法,如果不想让它纵情乱跑,就蹲在牛腹下边,用手搔其下身,把被孩子们称作“金箍棒”的东西逗引出来,用红绒线打个圈,轻轻套住。——此招一出,牛就“雄”不起来,吃饱喝足,只会自觉爬下,看上去挺老实、怪可怜的。这一招既灵又损,哥哥隔三差五才用一回。在更多的日子里,哥哥是很放纵牛的。他发现牛在角逐时,牛绳拖累太重,有时绳索卡在牛蹄缝里,使牛有劲也用不上。于是,一到河洲上,哥哥就把绳索从牛鼻子上解下来,任由它自由发挥,不受牵连。哥哥很爱牛,每次放罢牛,回家前他都要用梳子梳洗牛毛,打理得干干净净。牛也好象服了哥哥。如果不是拼上真正的对手,只要哥哥吹一声口哨,它就会跳出圈子,放弃角逐,跟哥哥走。

哥哥把这些绝活叫会了我。后来,放牛的任务终于落到我的肩上。那时候,我已经上学了。哥哥怕我上学迟到,这了让我准确把握好早晨收工的时间,又教给我一个绝招:瞄准自个儿的人影,选个石子作标记,然后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人影到了13步长时就得牵牛回去,否则赶不上趟。哥哥的专利在小中很快就传开了,一直到现在也还有人采用这个办法。

哥哥交给我的那条水牛,转高级社前就病死了。被开膛破肚的情景,我至今记得。它劳累一生,奉献一生,死前没有服过药,还挨千刀万剐,使我了好久。此后,我不再吃牛肉。有人还猜测我,“不吃牛肉,准是信什么教”呢。

爷爷对哥哥要求很严,有时近于苛刻。但哥哥很机灵,有一套对副爷爷的办法。

比方说,爷爷要他每天砍三担柴,不完成三担不供饭吃。哥哥想了想,就把大担改成小担,每一担比原先的份量少了三分之一。爷爷很生气,不肯验收。哥哥说:“你是爷爷,你总得说服我,这是不是三担,你一数不就清楚了呀?”我在一旁边也为哥哥帮腔,“一、二、三”数给爷爷看。爷爷没词了,只得认帐。

后来,爷爷换了一个法子,把计担改为计斤,要哥哥每天缴一百五十斤柴。哥哥高高兴兴答应了。傍晚,爷爷从队上收工一回来,就去验收,发现所寻的柴全是刚从树上砍下来的,水份足,很重称,一百五十斤柴全部捆起来,份量还没有原来的一担多。

爷爷气坏了,紧追不舍,要打他屁股。

妈妈识见了,赶上前去,放过哥哥,拦住爷爷,说:“你老人家已经七十多了,别伤了腿脚。柴草是小,身子骨是大。这孩子不争气,交给我吧,看我晚上怎么收拾他。”

妈妈嘴上说要“收拾”,那是哄爷爷的。其实她内心一直都在袒护哥哥。过了妈妈这一关,哥哥给我做了个鬼脸,拔腿就飞了。

爷爷是一个勤快人,自己闲不住,也不肯让人闲。哥哥那时候才十几岁,凭他的小聪明,他也能感受到这一点。他对爷爷的那种“苛刻手段”,始终表现出大度的忍耐和。

究其实,晚年的爷爷已经完全离不开哥哥,哥哥成了他的“龙头拐杖”。

爷爷喜欢看戏。

整个五十年代,农村乡土气息特别浓郁。地方戏剧班子如同雨后笋,纷纷登台亮相。仅我们那个初级社就有三个戏班子,春节从大年初六一直要演到农历二月初八,其他农闲时间、逢墟赶集、生日喜庆,也要演戏,而且一开场就得连演三五个日日夜夜。

爷爷成了戏迷,场场必到。

可是,爷爷过了六十五岁后,视力就下降了,特别是黄昏之后,没有人牵他,即使打着灯笼、火把,再宽的路面他也看不清,至于乡间小道,那就更不用说了。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牵爷爷看戏”的扬州儿童癫痫病好治吗任务,责无旁贷地落到了哥哥肩上。

哥哥很会在爷爷面前献殷情。只要哪能里有演出,不等爷爷打听,他就会在第一时间告诉爷爷。不管爷爷是怎样“教训”他,他偷偷擦干眼泪,就去为爷爷扎好晚上要用的火把。

玩是青的天性。那些戏都是老古董,什么旦呀、净呀,谁上场都要咿咿呀呀唱过没完,节奏慢得让人窒息,青少年谁忍耐得了?他们无非是借看戏聚聚头,而哥哥早就成了他们的“孩子王”。所以,哥哥把爷爷安排好,就去会他那班小哥们,跟他们在一起打闹。不过,无论玩心有多重,哥哥也从没有误过接爷爷。他总是正点来到爷爷跟前,牵过爷爷的手,说:戏演完了,我们回家吧,爷爷!

爷爷确实夸过哥哥一回。

记得那一天,爷爷突然说他上眼皮内侧有针一样的东西在扎、在剌,不痛即痒,十分难受。妈妈翻开他的眼皮,左瞧右看,发现不出问题。

爷爷说:“还是让云儿看看,他眼光尖,心细,鬼得很”。

哥哥上去翻开眼皮,说:“爷爷,这上面都长毛了,肯定是它作的祸。”哥哥试着用两片小指甲去夹,夹一根拔一根,费了一上午的劲,把两个眼睛上眼皮内侧的毛刺一根一根地全拔掉了。

说也奇怪,拔了那毛刺,爷爷觉得舒服多了。

那天,我清清楚楚看到,爷爷从长衫里面的口袋中掏出一块钱给哥哥,说是奖励他,让他自己去买牛皮糖。

哥哥有了钱,首先就把我叫了去,一起商量买牛皮糖的事儿。哥哥从来都是这样,他知道爷爷真我,护我,但他却从不妒忌,不“吃醋”。相反,他会把爷爷偶尔对他一丝一毫的怜爱交与我一同分享,让爷爷更加欢欣。

此后,爷爷眼睛一痒就叫哥哥去。哥哥成了爷爷私人眼保健医师,在爷爷心目中的地位也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

一九五七年的一个,爸回来告诉爷爷,“再过两天他要送哥哥去远门。”

爷爷问:“到底多远?”

说:“去界牌瓷厂,离这里有七十多里。”

爷爷一听,愣了!说,“你也知道,我身边不能没有这孩子。你是一队之长,能不能另换一个?”

爸爸说:“我是想过了,可是队上没人报名。解放八年了,哪家的小日子不是过得有滋有味,下田头、蹲灶窝、夜里钻进热被窝,谁还舍得出远门?有人背后还说我呢,又是招工,又是迁户口,天知道这一出门得呆多久?要去人,队长他不是带了个儿子嘛,反正又不是亲生的,让他去不就得了。我也是没法子,才让云儿顶上这个名额,不然,我不好向上面交差。社里催得可急呀!”

妈妈在一旁说:“依我妇道人家看,的翅膀硬了,羽毛丰了,就要放飞。还是别留云儿,信许让他这一去会越走越光明。”

不管爷爷舍不舍得,事关哥哥的前程,最后决定还是让哥哥出门闯一闯。

哥哥临走前忙了一整天,他砍了三担蒿,给爷爷扎了好几大捆火把,说是给爷爷看戏照明用。还把我叫到爷爷跟前,给爷爷看眼睛,一边拔毛刺,一边教我跟着学。

哥哥说:“关键是手法要轻,别让爷爷痛着。”

哥哥走的那天,爷爷柱着拐杖送他到村口,直到看不见人影了才回来。从不流泪的爷爷,这回也潸然泪下。

哥哥当然不曾想到,他这一去就是八年,再也没有见到过爷爷了。

哥哥离家之后,我按照哥哥那样陪伴着、侍候着爷爷,但是爷爷仍在叨唠着哥哥,直到那天溘然逝去。

首发散文网: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的治疗   治疗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中际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正规吗   北京癫痫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郑州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治疗癫痫的方法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看癫痫病医院   有哪些治疗癫痫的好方法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小儿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羊羔疯能治好吗   治疗癫痫的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症的症状都有哪些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儿童癫痫的治疗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都有哪些   癫痫症状   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   植物网   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西安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南昌癫痫病医院   西安中际脑病医院怎么样   癫痫病症状   成都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能治好吗   湖北癫痫病专科医院   济南癫痫病专科医院   郑州专业的癫痫病医院   郑州哪家癫痫病医院比较好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郑州军海癫痫病医院怎么样   全国治疗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癫痫病怎么治疗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湖北治疗癫痫病医院在哪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河南癫痫病专科医院   哈尔滨治疗癫痫病费用是多少   黑龙江癫痫病专科医院   陕西癫痫病专科医院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